莎姐”大普法走进职教中心宣传“扫黑除恶


  9月1日,位于巴南区的重庆同济老年医院因内部管理和资金问题关门停业。在此之前,主城区已有两家民营医院关门停业,还有一家民营医院转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记者从市卫计委获悉,重庆民营医院共有499家,其中综合医院299家,特色专科医院200家。虽然民营医院数量庞大,但是民营医院的门诊量人次只占全市15%左右,出院人数只占全市的27%左右。

  重庆民营医院的现状是数量多规模小、人才缺乏、技术不高……造成不少民营医院举步艰难。那么民营医院应该怎样走自己的发展之路呢?

  9月5日,记者来到位于巴南区鱼洞的重庆同济老年医院。医院的门诊大厅、收费室、中西医药房空无一人。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已经走了。”一名留守的工作人员见到有人到医院,便主动搭话。这名工作人员透露,很多医护人员突然接到通知——资金出现问题,医院关门停业。

  这不是同济老年医院第一次因资金出问题了。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6年10月起,医院也因为资金问题,连续7个月未发医护人员工资。到了2017年5月,医护人员反映到巴南区卫计委和劳动监察部门后,巴南区卫计委、劳动监察到现场协调之后补发了工资。没想到才过了一年多,医院又出现同样的问题,他认为这与医院经营不善和资金不足有关。

  记者获悉,同济老年医院是一家民营股份制医院,有1栋办公楼及配套的地下车库(-3F~6F),建筑面积约8478.82m2。医院规划床位99张,设内科、外科、妇科、中医科、康复医学科、临终关怀科、口腔科、耳鼻喉科、急诊科、麻醉科、医学影像科、医学检验科等科室。

  2015年,香港荣峰国际和渝福医院共同投资3亿元建设重庆同济老年医院和巴南区爱民养老康复中心。企业公开信息显示,渝福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在重庆还有多家类似医院。

  投资上亿元的医院,说关就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记者多次致电医院负责人之一的许某,他的电话要么一直通话,要么无法接通。经多方打听,记者联系上巴南区卫计委一处室退休的负责人杨勇(化名),他对同济老年医院比较了解情况。

  “我曾经到这家医院考察过,他们是一家家族式企业,医院的主要业务都是家族成员管理。”杨勇说,退休后,这家医院以年薪20万元聘请他当院长,他们看中的是自己的人脉和资源,以及业务能力。但杨勇对家族式管理模式不是很满意,拒绝了医院的提议。

  杨勇透露曾介绍了一个业务能力和管理能力强的人到同济老年医院当院长。结果,半年时间不到,这名院长就不愿意干了。医院虽然聘请了院长,实行院长负责制,但投资方让一名副院长来管院长,院长没有办法开展工作,无奈辞职。

  “医院里的很多医生都是聘请的退休医生,没有自己的骨干人才和技术团体,如果患者来了第一次或者第二次,病情没有明显好转,就不会来第三次。”他说,人才和核心技术是一家民营医院生存的关键,但是同济老年医院就缺乏这些。

  根据《重庆市2018年7月卫生工作统计月报》的数据,虽然数据不能代表全部,但能代表绝大多数民营医院的现状。

  截至2017年底,全市共有公立医院246家,其中综合医院157家;民营医院499家,其中综合医院299家。虽然民营医院数量多,但主要集中在一级医院和未评级医院,大型二甲以上规模的医院屈指可数。

  今年7月,全市医院门急诊人数是571.56万人次,其中公立的235家参改医院(公立医院246家,部分医院未参改)门急诊人数480.85万人次,民营医院90.71万人次。公立医院门急诊人数占全市医院门急诊人数的84.13%,民营医院只占15.87%。

  市卫生信息中心发布的《重庆市民营医院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中显示,到2014年底,我市民营医疗机构执业(助理)医师数量14216人,仅是公立医疗机构执业(助理)医师数量1/3,民营医院注册护士数量只有10677人,是公立医院注册护士数量的1/5。

  记者调查发现,从今年1月到8月,主城区另有两家综合性民营医院因资金问题关门停业,还有两家民营综合性医院发不起工资,一家已整体转让。

  重庆康盾医院是一家综合性民营医院,床位88张,有内科、妇产科、耳鼻咽喉科、中医科、康复医学专业、中西医结合等科,医护人员77人。1997年开业,经营情况还算比较好的。但从今年开始,医院出现了资金问题,连发工资都很困难。

  康盾医院负责人李远飞这几天一直为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发愁。“我们已经连续3个月没有给员工发工资了。”为了解决员工工资,他刚从银行贷款200万元。

  与重庆康盾医院同样遭遇经营困难的还有位于松树桥的一家不愿具名的民营医院。记者来到这家综合性的医院时,医院还在营业。“我们已经4个月没有发工资了。”一名工作人员说,医院医护人员曾多次向医院讨要工资。

  位于加州的加州医院,2005年成立,曾拥有在职医务人员150余人,开放床位120余张。就是这样一家规模比较大的民营医院,现在已经转让了。

  9月6日,记者来到加州医院,发现加州医院一楼已经关门。“我以为医院关门了呢,结果是一楼在装修,腾博会588.com,二楼可就诊。”家住附近的黄女士说,以前医院大门口很热闹,现在大门口变得冷冷清清。

  记者看到医院大门口贴着告示:加州医院为提升就医环境,正在升级装修,装修期间,正常营业,就诊到医院二楼。

  加州医院行政总值班何女士告诉记者,加州医院已更换了老板,既然是新老板,肯定要提档升级,改善就医环境。

  和加州医院有业务往来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加州医院转让是由于老板资金出了问题,整体转让给其他投资方了。

  32岁的冯静茹是一个皮肤科医生,在渝北某专科医院上班。“我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虽然累,但是收入高。”9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这家专科医院,见到正在上班的冯静茹时,她正在给患者看病。说到收入,她笑着告诉记者,以前,她是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3年前怀宝宝,由于没有人照顾,便辞职在家带了2年的孩子。现在到专科医院上班,工资待遇比以前公立医院高,一个月超15000元。

  该医院负责人介绍,由于是特色专科,来看病的都是特定人群,相对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科室,而且只专注皮肤科,从而有更多的精力发展自己的特色。“我们医院一年的患者量在3万人次左右,因此,医护人员的工资待遇也能得到保障。”

  当代整形美容医院是重庆整形美容行业的佼佼者,医院设有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等科室。医院院长牙祖蒙告诉记者,当代整形医院成立于2010年,成立之初营业面积只有3000多平方米,经过多年发展及业务需求不断增长,当代整形美容医院已拥有超12000平方米营业面积!“整形美容市场是供大于求的状态,竞争十分激烈。这就要有自己的特色产品和核心技术团队。”牙祖蒙说,一家医院的生存最关键是技术团队,而当代整形历年来长期以顾客为中心,以技术为导向,以服务为保障,在整形美容市场占据了很大一个份额,现在他们每年有6万人次左右的患者。

  记者走访了皮肤、眼科、牙科、妇科、男科等多家民营专科医院,和民营综合医院相比较,这些专科医院的经营状况和发展,都要比民营综合医院好。

  我市不少综合性民营医院为啥越来越举步维艰?痛点在哪里?一些业内人士以及市卫计委相关人士纷纷“把脉”问诊,并为民营医院开出了生存之道的“处方”。

  康盾医院负责人李远飞说,康盾医院每个月花30多万元给员工发工资,4000平方米的场所需交房租14万,还有水、电等费用大概在8万,医院一个月需花费约60万元。

  康盾医院在民营综合医院中,发展还算比较良好,技术团队也稳定,但仍难逃“厄运”。他说,康盾医院每个月有100多人住院,加上门诊人次,一个月收入在40万左右。如果放在以前,还能维持运转,但随着成本的增加,医院举步艰难。

  李远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前,一个医生工资4000至6000元,现在10000多;以前租房七八万元,现在需要14万元。成本在成倍增加,而住院人次和门诊量不变的情况下,肯定会入不敷出。

  我市某民营医院负责人孙某告诉记者,很多民营医院都是租房开医院,房租占了利润的很大一部分,房租的逐年增长,给医院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另一家民营医院负责人唐某也表示,在公立、民营医院之间的双重竞争下,业务量不增加,而人力成本和房租不断上涨,医院很难生存下去。

  我市某民营医院负责人孙某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民营医院生存都比较困难。“民营医院从技术和信誉度上都没有办法和公立医院比。”他说,他们很多患者是公立医院治疗后,到民营医院来做康复。治疗费用比康复费用贵,这样的情况就是患者希望花最少的钱,得到比较好的治疗,那么民营医院只能赚小钱。

  另一家民营医院负责人唐某表示,现在民营医院的日子不好过,药品明码标价,如果患者使用医保,药品又有最高限价。因此,民营医院的收入主要有两块,一是检查费,二是医保。“患者使用医保,我们医院又要和医保中心结算。但是患者在医院使用医保时,部分药品因控制不当,医保中心因报销指标达不到,不会结算,这部分钱只有医院自己补贴。”唐某说,他们医院从2010年到2018年,8年时间内,自己补贴了300万元。

  卫计委的相关人士表示,公立医院全面均衡发展,而且专业技术和团队都是几十年的时间沉淀,民营医院与之抗衡很难,不如发展自己的特色专科。但是民营医院发展特色专科,技术团队仍是关键。

  市卫计委相关人士介绍,民营医院要向大型专科特色医院发展,我市民营医疗机构大多规模较小,无法与强大的公立医院展开赤膊竞争,短期内很难改变医疗优质技术资源的分布格局,但可以走“小专科、大综合”的发展路线,更有利于规模小的民营医院不断壮大。

  重庆市企业医院协会会长杜晓锋表示,随着国家对医院体系监管越来越严,民营医院想靠乱劈柴的办法生存,会越来越艰难。而要发展特色专科医院,走差异化的道路,避免同质化竞争。

  杜晓锋介绍,重庆民营医院质量参差不齐,这些先天不足阻碍后期发展,数量多造成竞争空前激烈。同时,民营医院医疗人才缺乏,民营医院的医护工作人员年轻化和老化并存,学历低、职称低、培训机会少。由于民营医院没有编制,缺乏稳定感,骨干医生以退体返聘为主,年轻医务人员普遍选择社会地位高、工作稳定收入高的公立医院。民营医院业务用房以租赁为主,发展空间受限。过度依赖电视、网络等营销,进一步损害了民营医院形象,信誉度进一步降低。

  民营医院要建立良好的运行机制,部分民营医院存在与病患一起套取医保、超范围执业,以回扣方式,获取公立医疗系统基层机构和大型综合机构转诊的病源等诸多不规范的现象来获取收益和利润,这些都体现了民营医院为了尽快获得资金回报的急功返利或为摆脱生存之困所使用的“下策”,但随着卫生监督的加强和严厉,最终会被清退出市场。

  市卫计委相关人士表示,我市民营医院大多数采用租房形式,对民房、学校、商业写字楼等进行改建,房地产开发商往往在设置学校、商业写字楼等时,配套设施及水电费用,都是按商业用地算。目前,仅有少部分有影响力和经济实力的民营医院,如骑士医院、安康医院等自行购买土地建院。因此,民营医院发展的关键是从成立开始就明确长远发展目标,通过自行购买土地建院,让发展空间不受限制。同时,要有愿景和定位,避免今后越发展越迷惘,最终被市场淘汰。对自己的办院方向,有明确的年度、三年甚至10年发展规划,打造自己有特色、有质量的民营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