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588.com严氏三姐妹中最后一位仙逝的严幼韵 堪称是被上帝遗忘的女人


  严氏三姐妹中最后一位仙逝的严幼韵 堪称是被上帝遗忘的女人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遗孀,民国才女严幼韵女士,于昨日以112岁高龄在纽约家中去世。这则新闻消息是由上海著名主持人曹可凡于2017年5月25日在可凡倾听官方微博上发布的,并迅速被全国各大传媒转载报道。

  曹可凡也是出身于名门望族,与严氏三姐妹后人素有往来,他是第一时间从严莲韵的女儿徐景灿口中获悉严幼韵女士逝世的消息,中国与美国的时差为13个小时,也就是说严幼韵女士是2017年5月24日晚在美国纽约家中仙逝的,活了一个多世纪的严幼韵,真可谓是一个被上帝遗忘了的女人。

  在中华民国时期,严氏三姐妹与宋氏三姐妹一样,在社会上具有广泛的知名度,严氏三姐妹分别是指严彩韵、严莲韵和严幼韵姊妹三人。

  严氏三姐妹的祖父严信厚曾受过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提携,并成为李鸿章的重要幕僚,后来成为中国最为著名的实业家,也是中国近代企业的开拓者,他不仅创办了近代中国第一批工厂,而且还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

  严信厚还曾是上海商务总会总理,在中国商界号称宁波商帮第一人,其子严子均子承父业,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曾在清政府农商部出任员外郎一职,他先后娶了两位夫人,共生育了12个子女,其中以严氏三姐妹最为知名。

  严氏三姐妹之间年龄相差不大,严彩韵出生于1902年、严莲韵出生于1903年、严幼韵出生于1905年,三姐妹自幼生活在一个温馨和谐且富有文化氛围的名门望族之家,由于家里兄弟姊妹众多,严子均专门请了两个大学老师到家里授课,一位教授国文,另一位专教英文,让子女同时接受国学和西学的启蒙和教育。

  1927年,严幼韵从沪江大学转入私立复旦大学攻读商科,复旦商科创建于1917年,而闻名于世的哈佛大学商学院则创建于1908年,复旦商科只比哈佛商科晚了9年而已,可见复旦商科的厉害,当年丝毫不落后于世界最先进的教育潮流。

  1927年,私立复旦大学开始实行男女同校,严幼韵因此也成为私立复旦大学第一届女生,严幼韵当年就曾自己驾驶别克轿车出入复旦校园,由于车牌号为84号,因此被人称之为84号小姐。

  严幼韵在复旦校园的一次舞会上,认识了她的白马王子杨光泩,杨光泩出生于富商之家,毕业于北京清华学校,并被保送到美国留学,荣获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公法哲学博士学位,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情报司副司长兼外交委员会主任委员,高傲的严幼韵对杨光泩可谓一见倾心。

  严幼韵与杨光泩结婚之后,即跟随丈夫赴欧洲任职,杨光泩出任中国驻英国伦敦总领事兼驻欧洲中国特派员,并在顾维钧指导下参加了中国出席国际联盟代表团的工作,严幼韵也由此开启了她的外交官夫人生涯,在欧洲工作三年多之后,杨光泩奉调回国并出任世界通讯社社长。

  1937年卢沟桥事变 之后,杨光泩临危受命,于当年10月出任中国驻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公使衔总领事,此时杨光泩还有另外一个人生选择,那就是赴欧洲出任捷克斯洛伐克总领事,但杨光泩最终选择了已经处于战争前沿的菲律宾。

  1941年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在山本五十六策划和指挥下,偷袭了美国夏威夷的珍珠港,美国随即于12月8日即向日本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政府于12月9日发布《中华民国对日宣战布告》,正式向日本宣战。

  时任美国远东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在撤离马尼拉时,在最后一架飞机上,为杨光泩总领事预留了位置,但被杨光泩婉拒了,此时的杨光泩体现了一个杰出外交官的勇气和担当,他曾这样说:身为外交官,应负保侨重责,未奉命之前,绝不擅离职守。

  日本宪兵司令太田恼羞成怒,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将杨光泩等9名中国外交官拘捕囚禁,并于1942年4月17日秘密执行枪杀,这9位烈士的名字是:杨光泩、卓还来、朱少屏、莫介恩、姚竹修、萧东明、杨庆寿、卢秉枢、王恭玮,以此立此存照,借此纪念和缅怀这些为国家为民族而英勇献身的烈士们。

  自从9名中国外交官被日本宪兵抓走之后,严幼韵作为总领事夫人,很自然地成为这些外交官家属的精神领袖,她们并不知道丈夫们已经不在人世了,她们已经从外交官夫人沦为普通妇女。

  严幼韵与女儿杨蕾孟、杨雪兰、杨茜恩在美国纽约定居下来,刚过不惑之年的严幼韵需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来养家糊口,一位朋友曾介绍她去保险公司工作,但严幼韵并没有接受,她认为自己是个买家,而不是卖家。

  后来一个在联合国工作的朋友,带给她一份礼宾官空缺岗位的招聘说明,严幼韵决定前往应聘,当她向联合国礼宾司司长让·德努陈述了自己作为外交官夫人的履历和生涯之后,立即被联合国礼宾司聘为礼宾官。

  严幼韵负责接待各国到任大使,并安排他们递交国书,还负责接待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各国元首,严幼韵由此成为联合国首批雇员,她所从事的礼宾工作,几乎涉及了联合国所有官方的礼仪事宜,面对这些纷繁复杂的礼宾事务,严幼韵干得风生水起且极为出色,成为联合国一名杰出的外交官员,她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了13年,直到1959年10月正式退休。

  严幼韵与年长自己17岁的顾维钧很早就相识,顾维钧既是丈夫杨光泩的外交前辈,也曾是杨光泩的顶头上司,严幼韵在联合国礼宾司工作期间,也正是顾维钧担任民政府的驻美大使,二人在纽约华人外交圈中交往频繁。

  1956年2月,年近七旬的顾维钧辞去大使职务不久,又被遴选为国际法院的法官,1959年9月,顾维钧与共同生活了30余年的妻子黄蕙兰解除了婚约,并与严幼韵喜结连理,一对枯藤老树发了新芽,顾维钧时年71岁,严幼韵是54岁。

  这其中就包含着严幼韵的心血和功劳,腾博会官网,顾维钧在耄耋之年曾谈到他长寿的秘诀时,总结了三条经验:散步,少吃零食,太太的照顾。顾维钧长子顾德昌也曾感慨地说:如果不是她,父亲的寿命恐怕要缩短二十年。

  顾维钧一生曾娶了四房夫人,第一位夫人张润娥为中医名家之女,此乃是包办婚姻,不久离婚;第二位夫人唐宝玥为北洋政府内阁总理唐绍仪之女,顾维钧与唐宝玥育有顾德昌、顾菊珍,婚后四年,唐宝玥病逝;第三位夫人是富商之女黄惠兰,二人生活36年之后离婚;第四位夫人就是严幼韵,顾维钧与严幼韵共同生活了26年,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位夫人。

  严幼韵与杨光泩所生的三个女儿,也都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美满,腾博会588.com。长女杨蕾孟是一位资深编辑,曾任美国著名的双日出版社总编,亲自编辑出版的著作达250多本,尼克松总统时代的重要人物基辛格博士的回忆录,就是经由杨蕾孟编辑出版的。

  严幼韵与顾维钧的晚年生活都喜欢打麻将,中国的国粹在美国的华人圈中也颇为流行,这也是一种愉悦心情和广交朋友的交际方式,何况严幼韵和顾维钧都是以外交为人生的名人,在他们夫妇的牌友中,不乏向孔令仪、贝聿铭等声名显赫之人。

  但严幼韵在过了百岁之后,打麻将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但她依然热衷于交际,每当出席派对时,还总是要精心打扮一番,依然是当年上海名媛的派头,要穿上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并且还要穿上高跟鞋。

  这本书记述了严幼韵一百余年来独特的人生际遇、沧桑经历以及一个世纪老人的历史见证,在严幼韵百年人生的朋友圈中,可谓是折射了一部中国近现代历史一幅独特的画卷,值得感兴趣的朋友阅读。